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梁立俊:我们也会随时放下锄头 ——摘自《南方周末》-揽阅阁

时间:2019-05-15 15:56:30   作者:   来源:   阅读:146   评论:0
内容摘要:     《南方周末》是已往经常读的一份报纸。记得是上个世纪90年代,那时《南方周末》上有一个栏目,是纪录黎民话语的,每一条百把字,似乎是从读者来信里辑出来的。这个栏目我很喜欢看。许多看过的黎民话语都忘了,但有一条至今还记得,就是“我们也会随时放下锄头”。这是一个农民的话语,......
梁立俊:我们也会随时放下锄头_——摘自《南方周末》-揽阅阁

  

  《南方周末》是已往经常读的一份报纸。记得是上个世纪90年代,那时《南方周末》上有一个栏目,是纪录黎民话语的,每一条百把字,似乎是从读者来信里辑出来的。这个栏目我很喜欢看。许多看过的黎民话语都忘了,但有一条至今还记得,就是“我们也会随时放下锄头”。这是一个农民的话语,他的整个意思是(原文记不起来,因此只是“意思”):不要看我们是农民,身份卑微,如果哪一天国家有难,我们也会随时放下锄头,走上陌头。

  让我重温这句话的是最近的《南方周末》事件。于是,我也想起来了自己在报社短暂的事情履历。那是二十年前,我们一群年轻人,在广东的一个地方报纸“流离。报纸刚刚办起来,而我们对于新闻的认识也仅仅来自直感,有时真的做起了“无冕之王”。记得其时做了一期《××警讯》,第二天政府办公室就打电话来了,说:泄露了秘密。因为报出了的破案率太低,误导社会:犯罪分子作案很宁静。可是,报纸已经发出去了,厥后也就不了了之。

  有一阵子,报纸没有总编,几个也算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一期一期地出报纸——期待新的“主子”。没有人审稿子,宣传部也不检查。照例有政府的什么人打电话来批评,各人嘻嘻哈哈,谁也没当回事。但各人徐徐学“坏”了。报社最吃香的是广告部,而不是编辑部。既然没有人管,各人心照不宣地干私活——一边写新闻,一边拉拉广告。春节事后,从广西来了一个北京大学结业的新主子。各人风骚云散。没几年报纸被他玩完了,自己到宣传部养老去了。

  那时或许已经有了《南方周末》,也有了新年献词之类的应景文章吧。我们的报纸是否东施效颦,不记得了,只记得署理总编刘某某曾经用过“筚路褴褛”之类的辞藻,但不知道是否是用在新年献词里。纵然当年我们的刘总编写过一篇新年献词,预计也不会拿到宣传部去审。说实话,那时广东的一个边远市,真是文化荒原,宣传部真没几个粗通文墨的货。说的这一点,现在究竟能够删改社论了,也算一种进步,但至于文明,比起20年前,那就难说的很。

  去年各人讨论幸福问题——广东尤其热烈。但这是一个伪问题,因为人真的不是越有钱越幸福,而且幸福确实也不是某某能够赐予的。其实,中国的进步正是在于人们越来越不幸福了,而在铁屋子里甜睡的国人,真的不是被《南方周末》叫醒,而是被拆迁的人,城管的人,《举世时报》以及真理部的人,等等给生生地闹醒的。他们不能做梦了,也失去了安宁和幸福。这样,本该在田园劳动的人,放下锄头,走上陌头——他们要尽自己公民的责任!

  

  2013-1-8

    进入专题:南周事件  

梁立俊:我们也会随时放下锄头_——摘自《南方周末》-揽阅阁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