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李庄:“认罪”背后的真相-揽阅阁

时间:2019-06-12 13:39:44   作者:   来源:   阅读:87   评论:0
内容摘要:     “李庄事件”各人最关注的,甚至也是许多法学家想急于搞清楚的,可能就是二审“认罪”背后的玄机了,即“藏头诗”的由来。其中的秘密也到了该说、非说不行的时候了。出狱后,没有马上讲,主要是一些特别重要的证据还没有得手,若提早袒露,怕打草惊蛇,功亏一篑。现在好了,能搞到的证据......
李庄:“认罪”背后的真相-揽阅阁

  

  “李庄事件”各人最关注的,甚至也是许多法学家想急于搞清楚的,可能就是二审“认罪”背后的玄机了,即“藏头诗”的由来。其中的秘密也到了该说、非说不行的时候了。出狱后,没有马上讲,主要是一些特别重要的证据还没有得手,若提早袒露,怕打草惊蛇,功亏一篑。现在好了,能搞到的证据都搞到了,没有搞到的,也希望不大了,起码,短时间内无法搞到。

  来日,国家机械一旦启动,“李庄事件”中那些应有的、客观存在又无法抹灭的、能够还原事实真相的一切证据,均可轻而易举归案。那时,“李庄事件”、以及引发该事件发生的真正“诉辩生意业务”的全部内幕,也就彻底明确于天下了。

  

  一、完全中国特色式的“诉辩生意业务”

  外界所称的“诉辩生意业务”,其实是西方国家的一种刑讼制度,它是指开庭前,控方掌握被告证据来治罪的铁证较少甚至没有,如继续搜集,又很困难,为了指控不被法庭驳回,控偏向状师保证,与法院协商,被告人认罪可获得从轻处罚,其主要方式是控方与状师在庭外告竣妥协。

  但“李庄事件”中的生意业务主体、生意业务方式、生意业务目的等,与上面形貌迥然差异。其实,真正值得回味,令人瞩目的应当是抓捕本人之前,谁人完全中国特色的“诉辩生意业务”。

  早在我被抓当天,生意业务就已开始,且这种生意业务贯串于“李庄事件”的差异诉讼阶段。

  从被抓现场,与警方争辩,警方就申饬:规则态度,可从轻处置惩罚。押往重庆之后,专案组连夜审讯:大三长(市公检法向导)已经开会拍了板,必须定你罪!……就凭你这态度!不把你送进牢狱,我警员就不干了!……强大的国家机械开动起来,可以将任何人碾的赴汤蹈火……你记着,在中国,没有警员做不了的笔录……但只要态度老实,也可以从轻处置惩罚……”。

  

  一审开庭前,高子程、陈有西状师第一次会见我,高就转达了法庭的生意业务条件:只要态度好点,认个错,配合庭审,可以建议北京司法机关内部处置惩罚,免于刑罚。我连忙让高状师转告法庭:我不光无错,而且有功,往大了说,为法制进步,往小了说,提醒他们,以后刑讯逼供悠着点,不要把人家打出外伤。这些话,在接受中青报采访时对记者说过,“奇文”揭晓后,对专案组说过;在法庭上也说过。由于拒不认错,“诉辩生意业务”失败,才有了一审时的“咆哮公堂”。

  

  二、认罪真相

  2010年1月8日宣判后,回到看守所,我一气呵成了近万字的《上诉书》对一审判决逐字逐句地举行了驳倒,其时恼怒之情皆化作文字烙印在纸上。

  2010年1月17日是个星期日,一审审判长来到看守所,敦促递交上诉状,我说,最后一天的期限不是18号吗?你们明天再来吧。但看守所向导在一旁帮腔:人家大老远来了,今天就给他吧。审判长也恳请,既然都写好了,现在就交了吧。审判长还给了我两盒重庆最贵的“天子”香烟,犹豫之后,我交了《上诉书》。

  

  由于与世阻遏,高度关闭,没有任何人可以商量,一切只能凭我一小我私家去分析、判断、决议。回到监室,我思量了许多:

  1、按现在重庆速度,肯定一周之内书面审理,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最迟超不外10天;

  2、要紧的是,被抓当天,我将三次会见龚刚模的录像和两部手机(诺基亚、酷派),藏在了龚刚模妻子程琪就医的北京振国肿瘤医院,三楼330病房卫生间水盆下面,它们可是我无罪的铁证啊;

  其时的程琪,乳腺癌晚期,术后已扩散到肝,我清楚记得,抓我之后,进入电梯前,听到她一声惨叫:你们这是干什么啊!难道录像被发现、发生争抢?程琪生死未卜,录像设备是否被发现?影音资料是否已复制?是否已经送交有关向导和有关机关?

  3、高子程会见时告诉我,他曾携公证处人员第一时间赶往医院,寻找程琪和录像,但人去楼空,程琪生死不明,去向不清,录像及设备无从查找。

  4、如果继续像一审那样强烈反抗,最终效果无非是“大三长”早已书面审理好了的八个字“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绝不会开庭,绝不会再给我一个揭破真相的舞台。也绝不会再上演证人不出、证据不出示的闹剧了。一定要打破他们既定的“八字目的”;

  5、整个一审的司法法式完全乱了,所有机关和人员都不按套路出牌,都是为了急于完成一个既定任务。自己必须改变一审战术,这是唯一选择,一切应围绕着“尽快出去找到录像”而行,唯此,冤案不攻自破;

  6、已递交的上诉书,坚决不撤回,另用“藏头诗”的形式再写一份认错的“磨练”,立此存照,出去可以凭此说明真相,也给自己、给案件一个认真任的交接。战争年代、反右、庐山聚会会议、文革,不是有许多这样以退为进、低头认罪的例子吗;

  7、“低头诈降”,能够极大地挽回法院一审中失去的体面,也能诱发二审开庭,法院定会通告天下:“李庄认罪了”,这样,既彰显抓捕状师无错,还可使我名誉扫地;又赢得舆论支持;

  8、如二审开庭,肯定会弥补一审毛病,马晓军及其他证人甚至都有可能出来,通过询问证人,还原事实真相,或许还能感动有关高层动了恻隐之心,起码宣判缓刑,(甚至无罪)尽快出去找到录像,是当务之急;

  9、“低头诈降”,名誉肯定受损,但从久远看,尽快出去拿到录像是第一要务,否则,程琪死亡,录像将石沉大海;(半年后得知,程琪在我被抓后不久,即已脱离人世,陪床女也下落不明)

  10、最终,促使我痛下刻意的动力是刑诉法46条:“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视察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是否认错与是否有错,是两个看法,先出去拿到录像再说。

  以上,是我那几天围绕着录像,寝食难安思考的主要问题,也是我最终做出“诈降”决议的心理变化轨迹。

  

  事不宜迟,一定要在二审书面维持原判之前行动,2010年1月22日,即着手写《磨练》——“藏头诗”,同时,向警方通报信号:愿意继续商谈一审开庭前法院提出的条件,“认可错误免于刑罚”。在攀谈时只管流露出二审不愿开庭,怕声誉受损的心态。

  马上,这一消息引来警方高层浓厚兴趣,公安局一位主要认真人连忙来到看守所,对不起,要为这位向导名字保密,因为,二季后,押送我去南川牢狱当天,他来看我并为我送行,还带来一箱子熏肉让我吃,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他留下了眼泪,哽咽着说:李庄,是条男人!陪同前来的羁系总队向导为他递上了纸巾,甭管这位向导其时是出于同情照旧忸怩,我允许过他,为他的名字保密。我以为,我们应当对事差池人,他也是为了事情。

  言归正传,他看了我写的大而空的“磨练”后说:你只写会见时受到监视怎么呵叱警员、如何大吵大闹、如何增强了被告人的反抗心理、如何造成不良影响……没有认罪啊,如果想尽快出去,认识要再深刻一些,把起诉指控的事实写上,另外,你上次写的《上诉书》太尖锐,要修改一下,语言再平和一些,如果我们相互配合,缓刑应当不是问题。

  一不做二不休,改!时至2009年1月23日深夜,看守所、羁系总队、公安局三级向导都在办公室期待,我回到监室重新修改,共计修改三次,来往于管教办公室和监室之间。

  经重复修改,将《磨练》变为《悔悟书》,再变为《悔罪书》,将“被限制人身自由以后……”变为“被刑事拘留、逮捕至一审判决……”,最后,又将起诉书指控的四起所谓犯罪事实,照葫芦画瓢抄在“藏头诗”第三条之中。但万变不离其宗,首尾第一个字稳定。

  

  最终定稿如下:

  一、被刑事拘留、逮捕、至一审宣判,经由了几个刑事诉讼法式,对我思想触动很大……缺失了一名职业状师基本的职业道德基础。

  二、较量其他的民事署理,状师在刑事辩护中应当识概略、顾大局……从思想上彻底诀别已往。

  三、认真的反思……给打黑事情造成了严重的阻碍,浪费了极为名贵的司法时间。

  四、“罪行法定”是《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它不是靠伪证可以推翻的……很是显着的在大是大非上执迷不决。

  五、缓慢的思想转变,对我来讲“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也是一小我私家应当具有的精神。

  六、《刑法》的宗旨是处罚犯罪,掩护人民……最后,恳请二审客观公正的审慎看待本人的上诉。

  上述六条,首尾相连“被比认罪缓刑,础去间决神诉”。

  

  三、二审开庭前

  警方(照旧那位向导)重复看过修改后的“悔罪书”,没有发现任何破绽,终于同意了,在管教办公室,双方再次开始谈判:

  警方:你写了《悔罪书》,说明晰你的态度转变,但判你无罪,我们没有绝对的掌握,判缓应该没什么问题。

  李庄:我们照旧按一审法官原来说的办吧“免于刑事处罚,司法机关内部处置惩罚”。

  警方:一审时原来是想给你这么办,可你在一审的体现太嚣张了,你那里是在受审啊,简直是在审我们,全国人民对你意见可大了,法学家们都批判你,原来不是给你看了吗(下载了17份指责我的匿名网民评论)。

  李庄:你们能不能再找出17份以外的评论让我看看。你想啊,任何一个没罪的人被抓起来,态度能好得了吗?

  警方:一定要认清大形势啊,你一审的体现太恶劣了,尚有谁人陈有西。

  李庄:我和我的辩护人所说的一切,都经得住执法磨练,可你们的一审毛病太大。

  警方:李庄啊,你知道为什么人没有老,牙齿先坏了,可舌头到死也是完好的吗?

  李庄:你说的对,咱们可是有言在先,不管什么方式,得出去,

  警方:没问题,实在不行,我们给你办“保外就医”。

  李庄:那你们现在就给我办吧,不用二审了,只要尽快出去。

  (看守所向导插话:现在治理保外就医很严啊。我说得了吧,我在全国各地办了许多保外就医,许多公安局知道错了,逼着当事人办,而且还协助当事人伪造病历呢,不就是抓错了人,自己找个台阶下嘛。)

  警方;外界都知道有二审了,法式照旧要走的。

  李庄:好吧,尽快了案,宣布缓刑,连忙释放,你们转告法院,可以用最重的缓刑,判三缓五也无所谓。

  警方:好吧。实在不行,再“保外就医”,这个我们说了算。

  李庄:如果判缓,二审就不要开庭了,延长时间。

  警方:好,我回去协调一下。

  李庄:看来,在重庆,照旧公安说了算啊。

  

  警方带走了“藏头诗”,天亮后,这个消息风行一时,迅速传遍了相关单元,检察院、法院等。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来到看守所,争相向我核实“认罪”事宜,他们同时扛来了摄像器材,有的要求给我同步录音录像,有的要亲眼眼见我劈面再写一遍《悔罪书》,我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三天后,二审法院果真送来了开庭传票。此时,我已经完全明确了他们要通过果真审理,炫耀“胜利”的意图,厥后听说,他们确实在欢庆“胜利”的宴会上喝的酩酊烂醉陶醉。

  当天在提讯室,检察官(隐去姓名)与我正式谈“诉辩生意业务”的详细步骤。

  重庆检察一分院公诉处,一正、两副三名处长(既二审出庭的一男二女):主谈手是二审出庭的第一公诉人(女)。

  公诉人:你是不是也让你的状师为你做有罪辩护?

  李 庄:我没有权利指挥他们,再说,被告人、辩护人是两个差异的参讼主体,可以看法差异啊。

  公诉人:如果他们差异意做有罪辩护,你能不能换其他的状师。

  李 庄:他们都是组织上指派的,我怎么可以更换啊,那不是攻击人家积极性嘛。

  公诉人:你既然想到达出去的目的,咱们就应当相互配合啊。

  李 庄: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左右的,怎么配合啊。

  公诉人:要不你自己给自己辩护吧,二审不用状师了。

  李 庄:那样,对我们各方的影响都欠好,应该有状师,要不,你们为我指定状师吧(我料他们也不会)。

  公诉人:这个绝对不行以!要不,你爽性撤回上诉得了。

  李 庄:那肯定不行!那样,一审不就生效了吗,上诉尚有意义吗!

  上述四项劝解无效,公诉人征求我意见,是否可以录像,我对录像大加赞赏:好啊,纵然你们不说,我还想提出录像呢。

  录像开始,我对首尾第一字刻意抬高音调,乘公诉人不备时,对着摄像机镜头重复录口型“被逼认罪缓刑、出去坚决申诉”。有时激动的发出了声音,引起公诉人警醒,他们一看我,我就马上闭嘴。录像终于完成。现在,存放于重庆公检法档案库的“认罪”录像资料,就是这么形成的。

  

  四、“藏头诗”被秘密带出

  厥后,法院提讯,尚未竣事时,高子程状师也急遽赶来会见,为照顾远道而来的高状师,法院提讯提前竣事,让我和高状师先行会见。

  我前脚一进状师会见室,趁追随监视干警不注意,将早已捏成纸团的“藏头诗”扔给高状师,他压在档案袋下面,监控发现之后,跑进来冒充问高:你适才是否将一个什么手续在前台误拿了,托故翻看高状师的会见桌,高机智的将档案袋从桌上拿起至半空,“藏头诗”掩藏在档案袋下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李庄  

李庄:“认罪”背后的真相-揽阅阁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