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张恒:手握大权的神秘小组-揽阅阁

时间:2019-06-12 13:39:47   作者:   来源:   阅读:107   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文标题:部委冲突背后的神秘小组    级别高 数量多和权力大又不见踪迹    经人指点,他才明确了专家们的专业表述后面的利益调整意义,其时他的第一反映是,“这方案也不是某个部门说了算的。”  一场猛烈的短兵相接后,央视与《人民邮电报》又退回到往日的状态,似乎一切都......
张恒:手握大权的神秘小组-揽阅阁

  

  原文标题:部委冲突背后的神秘小组

  

  级别高 数量多和权力大又不见踪迹

  

  经人指点,他才明确了专家们的专业表述后面的利益调整意义,其时他的第一反映是,“这方案也不是某个部门说了算的。”

  一场猛烈的短兵相接后,央视与《人民邮电报》又退回到往日的状态,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但弥漫在电信系统和广电系统背后的紧张气氛,却不那么容易消除。

  在此之前,为了能让双方求同存异,取得共识,国务院专门建设了一个“三网融合事情协调小组”来协调相同,其他部委也加入其中,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任组 长。这是一个级别很高,又颇具神秘色彩的机构,虽然它的名字泛起在许多新闻版面上,但大多是事情效果展示,至于小组的详细结构,如何运作,协调历程等内 容,很少见诸媒体。

  小组办公室,听说就设在工信部的大楼里。当工信部与广电总局因为“三网融合”问题分歧严重时,这个协调小组就开始运作,居中调整,组长张德江拍板定案,解决纷争。

  在中国政府的实际运作中,像这样的协调小组尚有许多,它们“既不进入党的组织机构名录,也不挂机构牌子,没有相应的办公场所”。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 理学院行政治理学博士,《中国“小组机制”研究》一书的作者周望说。可是它加入中央层面的重大决议,推动重点运动、重点工程的希望,当差异部门间泛起意见 纷争时,它又能居中调治。险些在所有重大,甚至不那么重大的领域,都能看到它的身影,可是想要知道这些小组简直切数量和详细运作细节,并不那么容易。

  

  神秘的“协调小组”

  

  2009年7月14日,国务院批准建设了“保障性安居工程协调小组”。小组由城乡建设部牵头,包罗财政部、扶贫办在内的16家其他中央部门加入。在批复中,国务院明确要求“协调小组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

  这险些是许多“协调小组”的尺度划定,而涉及到像“三网融合”这样,利益冲突较量大的问题,协调小组的运作则更为隐秘。

  “一方面,他们举行的事情自己就较量保密”,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治理学院毛寿龙教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体现,另一方面,它是一个暂时性机构,不会设立网站等信息披露渠道。

  周望在撰写《中国“小组机制”研究》这本书时发现,只有在极为有限的相关事情报道中,偶尔能够寻觅到这些组织的身影。至于这些小组的详细运作内容和形 式,其果真水平更为有限。“”隐匿化”与”制度化”是”小组”经由了历史各个阶段的调整、变换后,在当前的生长历程中泛起出来并逐渐趋于稳定的一种状 态。”

  这些神秘的“协调小组”既不挂牌子,你在党的组织机构名录也找不到它们。它们没有牢靠的办公场所,也不光独确定人员体例,不核拨经费,不确定机构规格,还游离于“三定”划定的约束规模之外。

  “三定”是指划定党政部门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体例的简称,这也是该部门“正当性”的基础。“三定”内容由中央机构体例委员会办公室(简称“中编办”)认真,每当政府机构举行调整时,中编办的“三定”事情就开始运转。

  据周望统计,从1982年开始,到2008年,中国政府共举行了6次大规模的机构革新,每一次,都关涉到“事情小组”这个领域。重新政权建设初期,毛 泽东和他的政治同伴设立这种“小组机制”,生长到现在,中国各级党政机关名目繁多的“事情小组”数量越来越多,机构臃肿现象严重。

  

  “小组”一出生,便风华正茂

  

  1958年6月10日,中共八届四中全会竣事后,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建设财经、政法、外事、科学、文教各小组的通知》,并任命陈云、彭真、陈毅、聂荣臻、陆定一划分担任各组组长。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江西省中共党史学会主办的《党史文苑》刊文认为,其时毛泽东对周恩来向导的政府机构多有不满,这些中央事情小组建设的配景, 很可能与毛泽东要调整党政关系,确定党对政府机构的向导有关。中央党史出书社出书的《若干重大决议与事件的回首》一书中,薄一波也回忆说:“中共中央决议 建设财经、政法、外事、科学、文教五个小组,各有专人认真,周恩来的权力被大大消减。”

  在当天宣布的通知中明确指出,“这些小组是党中央的,直隶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向它们直接做陈诉……详细执行和细节决议属政府机构及其党组。对大政目的和详细部署,政府机构及其党组有建议之权,但决议权在党中央。”

  虽然在此之前,已经有“中央对台小组”等中央事情小组建设,但周望认为,这份通知宣布后,“小组机制”才正式进入中国政治历程,因为它“较为正式和全 面地提出在中共中央层面设立这样性质的”小组”,并确定了其在党的组织体系中的大致定位”。以这个定位而言,可以说,“中央事情小组”这种机制,一出生, 便风华正茂,位高权重。

  在此之后,中共中央接连设置了一批种种类型的中央事情小组,涉及经济、外交、执法等各个领域。到革新开放初期,因为新的事情任务不停泛起,加之以往工 作的恢复和延续,种种“小组”的数量大大增加。只是这个阶段,党对政府的向导机制已经稳定,新建设的“小组”,更多是为了“专门认真较为重要、但已有的工 作部门不适合或无力肩负的相关事务”。

  

  规格决议效果

  

  周望通过数据分析发现,2008年机构革新之后,只有面临十分重要、牵涉面较广的跨部门协调性事情,且这一任务又具有恒久性,才会设置相应的议事协调 机构,“这一机构必须是高规格的,通常是由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凭据其业务分工,来出任相关议事协调机构的认真人”。

  小组向导的级别,直接影响到协调小组的协调能力。“我们在治理上,都是以级别来治理的,”毛寿龙说,“级别低的不行能去协调级别高的。”

  2006年6月30日,国务院常务聚会会议决议建设由国家发改委和卫生部牵头、14部委(后增添到16部委)组成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革新部级协调事情小组”。其时的小组认真人是时任发改委主任马凯和卫生部部长高强。

  医疗革新涉及到的部门繁多,许多部门自然会从各自职能角度出发思考问题,这背后又关涉到利益调整。医改方案在制定历程中,争议不停,而其时成型的医改方案就有8个。

  据《南方周末》报道,医改小组内部的分歧和争论很是厉害,“刚开始听专家们辩说,听得直犯晕,不知道为什么各人争得这么厉害。”一位曾加入医改方案讨 论的官员透露,经人指点,他才明确了专家们的专业表述后面的利益调整意义,其时他的第一反映是,“这方案也不是某个部门说了算的。”

  2008年底,国务院正式提升了小组的规格,批准医改协调小组升格为医改向导小组,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亲自挂帅医改向导小组,希望解决各部门意见不统一这个协调难题。新华网用“新医改驶入快车道”来形容以后医改事情的希望。

  

  “小组”依赖症

  

  2010年,原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在回首“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出台配景时,对这种“小组机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个战略实施之初,最先建设的就是 “西部地域开发向导小组”。

  “通过建设跨部门向导小组来组织实施重大战略任务,是我们党和政府在恒久实践中形成的一种有效事情要领”,曾培炎相信,“在重大决议详细落实和实施历程中,建设跨部门的协调相助机制,有利于淘汰层级、提高效率。”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国政府迅速调动起强大的救灾气力,从中央到地方政令流通、法式一致,形成强大协力,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建设了“抗震救灾资金物资监视检查向导小组”等跨部门协调机制。

  北京大学政治生长与政府治理研究所所长谢庆奎教授也认为,“各级向导小组是打破部门壁垒、条理界线,集中一切气力,迅速解决重大问题的乐成实验。”

  但许多机构和部门,正愈加依赖这一模式,遇事习惯于设立种种议事协调机构,有时甚至仅仅是为了向上级讲明对某项事情的重视水平。今年年初,为了提高政 府机构的服务效率,山东济宁市团结多个部门,建设“马上就办办公室”。在西安,以粮食局为主体,吸纳了工商、质检、城管执法等多个部门的综合协调机构,成 立了一个“西安市放心馒头工程向导小组办公室”。

  也正因如此,历次机构革新险些都市关涉到精简“中央小组”这个话题。2008年的大部门体制革新,更是被许多学者认为,可以有效地淘汰当下种种的议事 协调机构的数量。 “有些事情由一个部门为主来协调,这些协调小组就没用了。”毛寿龙说,革新后,许多部际的协调小组都可以取消,许多部委团结发文的现象也会淘汰。

  但显然,协调小组这种机制并不会完全退出历史舞台。虽然大部制革新淘汰了部际间的协调事情,但并非完全消除。当广电总局与工信部通过其主管的媒体 ——央视与《人民邮电报》举行隔空对战时,协调事情的马达,又要悄然启动了。

  

  中央“协调小组”之外的“小组”

  向导小组(8个)

  全国拥军优属拥政爱民事情向导小组

  国务院军队转业干部安置事情小组

  国家科技教育向导小组等

  “委员会”(17个)

  国务院中央军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

  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 (与教育部学位治理与研究生教育司“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等

  “指挥部”(3个)

  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与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

  “办公室”(1个)

  国务院纠正行业不正之风办公室

  部际联席聚会会议

  清理整顿种种生意业务场所部际联席聚会会议

  全国蹊径交通宁静事情部际联席聚会会议等

  

  资料引自《中国“小组机制”研究》,2010年12月第1版。数据统计停止2008年

张恒:手握大权的神秘小组-揽阅阁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