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郑酋午:现代文明型国家:长治久安-揽阅阁

时间:2019-06-12 13:40:01   作者:   来源:   阅读:87   评论:0
内容摘要:     自从有了国家,就有国家治理。差异类型的国家有差异的治理模式,古代文明型国家和现代文明型国家其治理模式是绝然差异的。古代文明型国家治理模式的焦点是人治,所以古代文明型国家又叫人治文明型国家;现代文明型国家治理模式的焦点是法治,所以现代文明型国家又叫法治文明型国家。人治......
郑酋午:现代文明型国家:长治久安-揽阅阁

  

  自从有了国家,就有国家治理。差异类型的国家有差异的治理模式,古代文明型国家和现代文明型国家其治理模式是绝然差异的。古代文明型国家治理模式的焦点是人治,所以古代文明型国家又叫人治文明型国家;现代文明型国家治理模式的焦点是法治,所以现代文明型国家又叫法治文明型国家。人治文明型国家最高向导人继续大统或是依血统世袭,或是由前任指定,或是通过革命或通过政变夺取,生长到现在还泛起了新方式——买官卖官。现代文明型国家最高向导人继续大统都是通过周期性的竞选方式。

  人类历史生长的趋向是,由君王主权到国民主权的生长。虽然历史上,有的国家在古时也实行过民主制度,好比,古希腊城邦和古罗马共和国,但更多的国家是实行君主制,况且古希腊城邦和古罗马共和国被颠覆后也实行君主制,所以说君主制是谁人时代的政治主流。现在实行民主化的国家,已占全球的90%以上可谓民主化潮水已是声势赫赫。有的国家,好比我国,在君王主权和国民主权之间,有一个一党主权时期。国民主权的国家是法治国家,君王主权和一党主权国家都是人治国家。如果是在古代君主制还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的话,好比说,我国历史上最长的王朝——周朝维持了八百年,大多王朝能存在两三百年等等,但在现在的君主制和一党专政制,随着历史的生长和人心的改变,已不能长治久安了。我国要想长治久安的话,就必须向现代文明型国家转型。

  现代国家应该认真思量长治久安问题,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做到人心归顺,因为国家是由人所组成的,国家稳不稳定主要是人心所向问题。这个原理昔人就懂了,我们今人还不应该懂吗?“载舟覆舟”这个成语的形成就是昔人明此理的例证。战国时著名思想家荀况,在他的著作《荀子·王制》篇中,说:“ 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者载舟,水者覆舟。”隋朝皇室与唐皇室有亲戚关系,唐太宗对隋在很短的时间里亡国的历史影象犹新。有一次,太宗读完隋炀帝的文集,对左右大臣们说:“隋炀帝这小我私家,学识渊博,也明确尧、舜好,夏桀和殷纣王欠好,为什么干失事来那么荒唐。” 魏征接口道:“一个天子光靠智慧和学识渊博还不行,还应该虚心听取臣子的意见。隋炀帝自以为才高,自满自信,说的是尧、舜的话,干的是桀、纣的事,到厥后越来越糊涂,就自行死亡了。”魏征是我国初唐时期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和良好的历史学家。辅佐唐太宗17年,以“犯颜直谏”而闻名。魏征此时还乘机劝太宗以隋亡为鉴,并引用《荀子》“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以君喻舟,以民比水,劝太宗体恤民众。 唐太宗对荀子的这一思想十分浏览,在与郡臣讨论国家的治理问题时,多次引用和发挥了这一看法,在《论政体》一文中他说:“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荀子、魏征和唐太宗都看到了人的伟鼎力大举量,都在强调人在国家的重要性。

  也许有的人不认可这一点,他们会举例说,现在的人对中共政权十分不满,又不见得中共政权有什么不稳定;只要有军队和警员搪塞不满的人群就行了,管他什么人心不人心。这个看法是片面的,靠军队、警员维持社会稳定,只能维持一时,不会恒久的。只管住民一时会畏惧军队和警员暴力,但当大规模的不满积贮到一定水平发作起来之时,军队和警员也就镇压不了了,或者军队、警员不仅不会镇压反而会站在住民一边,这时政权就被推翻了。在我国历史上,古代的一些统治者很智慧,在维护稳定上,往往都是使用“反革命”两手,即恩威并济。一方面豢养大批军队、警员吓唬黎民,另一方面宣扬君权神授,皇恩浩荡,让你模模糊糊;一方面通过种种方式攻击糜烂让你感应公正公正,另一方面经常理顺田地让你“有恒 产而有恒心”,生活有泉源,另一方面使用儒学修养和驯服你心,通过科举取士收拢一部门念书人,同时使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品级有序,在秩序中循分守己、服服贴贴。通常注重接纳这种措施关注人心所向的王朝在我国历史上都有两三百年的寿命,有的更长一点,好比商和周王朝,商有六百年国祚,周有八百年国祚。

  虽然,古时是古时的要领,今天治国应该使用今天的要领,但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设法使人心归顺。我国历史上的要领,虽然不能说都过时了,但可以肯定地说,古时要领的大部门已不适合于现代社会。因为从近代以来,世界历史上已经发生了三次重大的科技革命,这三次重大的科技革命已经把人类历史推向了工业化时代,工业化时代有工业化时代的条件和思维。好比说,古时在世俗领域只有君权没有人权,而工业化社会注重人权,人权已是工业化社会的焦点看法,尊重人权是现代文明型国家法治文明的体现。所以现代人和昔人差异了,昔人只考究生存和发达,只要君王能提供生存和发达的情况,同时,仕宦不要太糜烂,朝廷就能获得住民的拥戴。今天的人也考究生存和发达但又不仅仅停留于此,尚有一部门人要 人权。当今时代,已经形成古时没有的人即要人权的人。这些人深深明确只有民主和法治才气为人权提供保障,因此他们追求民主法治。现在想用古代的要领来治理国家从总的方面看是不行了。

  我国现在实行的是一党主权制度,一党专政意味着这个党掌握国家的主要权力,军队、警员、政府、议会、司法、宣传等等大权都在它的手中,它能使用手中的权力镇压异己,它也能使用公权为其子女谋私利。他们及其子孙享有特权,凌驾于别人之上统治别人,并试图使其统治永固。这样,糜烂、以权谋私和侵监犯权实在难于制止。在这样的一党制下,实行不正经的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仅存在南北极分化,而且使到南北极分化更是加剧,权贵资本主义势力只会越加生长。这样,住民的福利难于获得保证。这样的一党专政制度,也无法收复人心。随着一党制的进一步增强,糜烂、以权谋私、侵监犯权和贫富南北极分化更是扩张和加剧,住民越是不满,当住民的不满到达忍受不了的水平时,就会发作。所以,从久远 来看,一党主权的制度,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因为一党主权,无法提供人权、福利和公正正义。

  古代文明型国家某人治文明型国家,岂论是君王主权制照旧一党主权制,都不能为现代人同时提供人权、福利和公正正义。这种文明型国家越生长,人心越不所向,只会不停加剧住民的不满,人心不归顺,国家就不行能长治久安。要想国家长治久安,古代文明型国家某人治文明型国家就必须向现代文明型国家转型。

  现在世界上,现代文明型国家的数量已到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了,第一批转向现代文明型的国家,已有两百多年,两百多年来,除了有一些小小的骚动外,政局一直处于动态有序之中。好比说,美国在两百三十多年前就建设起了民主制度,到现在民主制度越发完善,两百三十多年来,美国除了发生过一次解放黑奴的海内战争外,其他时间海内都动态有序,其他国家好比英国更是动态有序。为什么现代文明型的国家能长治久安呢?因为人心归顺。为什么现代文明型的国家人心归顺呢?因为现代文明型的国家在政治上实行民主制度,在经济上实行市场经济,在文化上实行文化多元化。民主制度实行代议制、多党制、自由选举制和三权分立,这一套制度能保证权力受到制衡和监视,无法糜烂,不能使用公权谋私,不能侵监犯权 ,能把市场经济生长带来的利益通过公权收缴一部门作为福利返还给住民,营造一个公正竞争的情况,能通过文化多元化让住民说话发泄。生活于其中的宽大住民会感受到公权爱住民住民也爱公权。人人在执法眼前平等,没有谁享有特权,社会公正公正。这样的国家,永远只会有少部门人想它死亡,绝大多数人想它永固。这就是人心所归,人心所向,这类型的国家能不长治久安吗?

  我国现存的情况是一部门人享有特权、权要糜烂,权贵横行,两级分化加剧,住民获得的福利甚少,基本上没有人权,特别是没有言论、结社和选举等三大自由权利,人心不归,维持统治只能靠暴力和假话,这样的国家早晚会瓦解。现在的制度必须转型,向那里转?毛主义人士想回到毛泽东时代,中国传统文化拥护者想返回古代中国中去。古代是不行能回去了,因为古代的制度从整体上看只适合于农业社会不适合于工业化社会。回到毛时代也是不行能了,因为有计划的公有经济在现有科技条件下缺乏效率,不行一连,政治上实行的一党制无法保证人权,文化上的一元化文化只会导致迫害异端,等等。所以,我们的国家只能向现代文明型国家转型。

  

  2011-12-21

  

    进入专题:现代文明型国家  

郑酋午:现代文明型国家:长治久安-揽阅阁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